当前位置: 首页> 跨国公司


印染市场“刮大风”:发文抵制、抱团涨价,让上市公司百亿市值蒸发!

发布时间:20-10-12

柯桥所在的绍兴市,是我国印染产业最聚集地,曾汇集了大大小小印染企业数百家,印染产能占浙江约二分之一,占全国总量三分之一以上。因此,“染缸”也成了绍兴的代名词。

根据了解,此前,由于印染企业普遍对今年行业并不看好,所以企业的染料备货普遍不高。不过,响水一声爆炸,几乎瞬间改变了行业的走势。即便事件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但其带来的冲击波还在蔓延。

分散黑ECT300%,是染料行业最具代表性的产品。小编了解到,目前,分散黑ECT300%价格由爆炸前47元/公斤,上涨到最新报价70元/公斤。

今年4月初,在分散黑ECT300%报价为60元/公斤时,深入绍兴对染料、印染产业链进行了实地走访。当时,多位经销商表示,今年染料价格的涨幅前所未有,很多印染企业都感慨,成本上涨太快,扛不住。

 

一纸抵制倡议书,上市公司一天蒸发了超过百亿市值!

近日,绍兴市柯桥区印染工业协会的一纸《关于共同抵制染化料价格不正常大幅上涨行为的倡议书》(以下简称“倡议书”),再一次将染料行业推到了聚光灯下。

 

倡议书指出,自今年3月下旬以来短短1个月时间,柯桥印染企业染化料成本从正常状态占总加工成本的25%左右飙升到45%以上,严重影响了广大印染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也危及企业可持续发展。

受倡议书消息影响,染料类上市公司4月19日走势明显弱于大盘,开盘后就集体下跌。

二级市场显示,截至4月19日收盘,染料行业的三大巨头浙江龙盛(600352)跌8.94%、闰土股份(002440)跌4.29%、吉华集团(603980)跌4.7%。另外,安诺其、亚邦股份、海翔药业等企业,也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据粗略计算,上述染料类上市公司一天蒸发了超过百亿市值。

 

历年实际效果甚微,抵制行为恐“雷声大雨点小”

实际上,当染料成本出现大幅上涨之时,柯桥印染工业协会曾多次呼吁联合抵制上游染料企业的涨价行为。在2013年、2014年、2017年的抵制呼声中,相关媒体也有报道。

以2013年为例,当年8月,绍兴印染工业协会组织绍兴200多家印染企业,联合向浙江省价格监督检查分局递交了一份《关于要求反垄断的报告》,主要针对的是A股两大染料巨头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

据媒体报道,当时,浙江省物价局约谈过浙江龙盛等几家企业和印染协会,要求合理定价,但没有找到垄断证据。

据悉,除了印染产业,染料行业也是绍兴的一张名片。浙江龙盛在全球拥有年产30万吨染料产能和年产约10万吨助剂产能,在全球市场中列居首位。同时,浙江龙盛还拥有年产11万吨的中间体产能,间苯二胺和间苯二酚产量均居全球前列。闰土股份(002440)染料年总产能近19万吨,产品销售市场占有率,稳居国内染料市场份额前二位。

此次柯桥印染的集体抵制呼声,是就此止步,还是要效仿以往做法进一步“上奏”?4月19日,就此联系柯桥印染工业协会,但相关人士以会议为由,没有给出说明。

 

产能急剧收缩,染料上涨不得已而为之

而关于染料的上涨,有的时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后续涨价情况或将持续。

1、供应大幅减少

中国分散染料的主产区集中在浙江、江苏和山东,系列安全事件导致江苏苏北停产、山东限产、浙江减产;仅仅苏北化工园区内的分散染料企业停产,就造成15万吨/年左右的产能减少;当前山东分散染料生产企业复工延迟,产能受限;浙江上虞、绍兴、萧山的分散染料企业因安全检查也纷纷主动降低了产能。受安全执法大检查,各地的中间体企业也纷纷停产、限产,分散染料及其中间体的供应减少,直接推高了产品价格。

 

2、需求基本稳定

国内分散染料的全年需求量基本稳定,第二季度是印染生产旺季,预计全国每月可以消耗近4万吨的分散染料。鉴于目前国内分散染料及其中间体的生产状况,据业内权威人士分析,下半年可能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的可能性。需求的刚性和供应的减少,必将推高分散染料价格进一步上涨。

 

3、成本上涨

据悉,中间体价格大幅度上涨,并且大部分生产企业已经停止接单。产品价格主要受供求关系影响,供不应求一定会推高成交价格。另外,安全整改需要大量投入,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间体和染料企业的生产成本,产品定价也随之增加。

 

4、没有新增产能

大部分分散染料及其中间体企业的安全、环保压力巨大,苏北化工园区内的企业复工没有日程表,其它地区的企业因担心环保安全问题也不敢开足生产。新企业也很难获批,即使获批1-2年也无法形成新增产能。另外,分散龙头企业的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江浙印染企业应对疯狂的染料,集体抱团涨

目前除了倡议书外,印染市场还在不断调价应对此次疯狂涨价。

公开资料显示,3月23日起,杭州5家印染企业调整染整加工费用;3月28日这一天,绍兴8家印染企业发出涨价通知,从通知中可以了解,由于化工染料成本暴涨、染厂成本急速上升,自4月1日起,平板类产品涨价300元/吨,氨纶产品涨价400元/吨。

4月20日,航民股份印染分公司发出通知,因化工厂事件导致染料成本成倍上涨,特别是红类染料价格涨幅特别大,造成公司成本上升,经公司研究决定:从4月20日成品出库起,在3月26日起执行的价格表基础上,对大红、紫红、梅红、艳红等红类颜色作适当上调,具体按4月22日起执行的价格表。

自绍兴市柯桥区印染工业协会的一纸倡议书发出之后,浙江宁波10家印染企业发布上调染费,10家印染企业称由于受染料翻倍暴涨,导致染厂成本急速上升。自4月26日起黑色上涨800元/吨,深色上涨500元/吨,,中浅色、漂白、半漂上涨300元/吨。

在通知中落款的有10家印染企业盖章,同时有1个盖章的为象山县针织行业协会染整分会。

 

而自浙江象山10家印染企业统一上调染整加工费之后,2019年4月20日,常熟市印染商会对会员企业发布《印染加工费上调建议函》,在建议函中,常熟市印染商会考虑到印染企业的成本压力,在听取各方意见之后,建议会员企业自2019年5月1日起统一上调染整加工费,调整幅度建议在原有染整加工费的基础上上调1000元/吨。

 

比印染厂更无奈的是纺织老板,利润又要大缩水了!

新的一周开始,朋友圈里不管是染厂方还是贸易商都在不断提醒染费价格进行新的调整,甚至表示无能为力。

对于原料如此上涨,现在很多印染厂也只能无奈接受,纷纷上调涨价,将成本转移至下游,后续染费上涨趋势明显,而在整个印染产业链中,纺织厂处于尴尬地位,上游染料、印染公司处于集中地位,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染料公司借机对染料进行调价,印染厂家提价跟涨,由于染料、印染企业相对处于优势,纺织厂作为染料、印染下游企业,数量众多,且处于分散状态,面对染料、印染价格上涨,只能被动接受。

因此,小编觉得,对于印染端而言,印染厂尚能将成本转移,但处在夹层中的纺织老板的利润恐怕又要大缩水了!

上一篇: 负债近17兆盾,已发3亿美元债券,印尼最大纺织公司债台高筑
下一篇: 涤纶长丝报价重心仍有调整,产销略有回升!